vi

当时明月在
国庆长假去了一趟乡下,天高云稠,风行草偃。踩着年深月久的麻石路,在一间老宅子前停了下来。在一种似曾相识的幻觉里,我仿佛望见了自己的前世。过了好久,我才明白这一切恍惚都是源自我童年的回忆。外婆家也有一个不大的天井,我曾经站在屋子里,瞻望天井外面湛蓝的天空,倾听落雨时雨水从天井的瓦沟檐角淅淅沥沥落下来然后流进长满青苔的碎石小阶。房子后面有一条人工开出来的小径,可以随时爬到山顶。山上有各种树木和花草。每逢春夏季节,栀子花、映山红、野桃花开得漫山遍野。童年的我羞涩内敛而敏感,受了委屈就躺在屋顶或者山冈上看天。也没有难过,有的只是连绵不绝的山冈,以及山冈上猎猎的树与风。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