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

经常想对你说,想你。曾经写给你的信,那天偶然又看到了。现在的我即使想写一封手写的信也不知道可以寄给谁。
四年了,梦见到你的次数很少。但每一次我都记得,仿佛以此才在无常中确定出标界。如果想念能够像心咒一样具备能量,那么,无形中,每一次的想念都是在累积。累积成一条在流动的沉静的河。
今年清明没有下雨,却因为工作的繁杂而耽误了两天。去看你的时候已将近黄昏,你还是笑,像年少时的样子。是的,你看,春复秋往,山石林木无异样。

评论

热度(1)